线上活动预告|王家新:策兰与我们这个时代的诗歌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2021年1月,由著名诗人、翻译家、评论家,人大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家新历经30年阅读、翻译和研究策兰的经典心血译作《灰烬的光辉:保罗·策兰诗选》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纯粹出版。这本集保罗·策兰近400篇诗作、散文、书信精华的译著引领我们走进保罗·策兰的诗歌世界,也令我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保罗·策兰对后世的影响。

2021年3月18日晚8点,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纯粹邀请,王家新教授将做客南都读书俱乐部,通过线上语音的方式分享他对策兰的阅读、翻译和研究的经验,深度解读策兰的诗歌对于中国当代诗歌和我们这个时代的诗歌写作的重要价值和意义。

线上活动预告|王家新:策兰与我们这个时代的诗歌

主题:策兰与我们这个时代的诗歌——《灰烬的光辉:保罗·策兰诗选》诗人、翻译家王家新线上分享会丨纯粹读书会

主讲嘉宾:著名诗人、翻译家、评论家 王家新

译诗精选

在埃及(注)

你应对异乡女人的眼睛说:成为水。

你应知道水里的那些,在异乡人眼里寻找。

你应从水里把她们召唤出来:露特!诺埃米!米瑞安!

你应装扮她们,当你和异乡人躺在一起。

你应以异乡人的云发装扮她们。

你应对露特、米瑞安和诺埃米说话:

看哪,我和她睡觉!

你应以最美的东西装扮依偎着你的异乡女人。

你应以对露特、米瑞安和诺埃米的悲哀来装扮她。

你应对异乡人说:

看哪,我和她们睡过觉!

注:为策兰写给巴赫曼的一首诗。诗题“在埃及”喻示着犹太人的流亡,据《旧约》记载,犹太人曾在埃及为奴,后来在摩西的带领下出了埃及。诗中三位女子的名字,都是犹太女子常起的的名字,其中露特为策兰早年家乡的女友,曾帮助策兰躲避纳粹迫害。米瑞安为摩西妹妹的名字。

安静!

安静!我将刺入你的心,

因为玫瑰,那枝玫瑰

站在镜子的阴影里,流血!

当我们混合了是与不,她已在流血,

而我们会慢慢地喝,

因为那一声跳下桌子的杯子的摔打声

比我们变黑了的夜更久长。

我们用贪婪的嘴喝:

它尝起来像苦胆,

但却像酒一样起泡沫——

我跟随你眼睛里的光亮,

舌头使我们变得甜蜜……

(它低语着,现在依然如此。)

安静!刺扎入你的心中更深了:

它坚守与玫瑰的誓盟。

——以上选自《罂粟与记忆》,1952

无论你搬起哪块石头

无论你搬起哪块石头——

你都会让那些

需要它保护的暴露出来:

现在他们赤裸着

变换着蜷缩之所。

无论你伐来哪棵树——

用来

做床架,在那上面

魂灵们再次聚集,

仿佛它们亘古如初

不会

发抖。

无论你说出哪个词——

你都有欠于

毁灭。

——选自《从门槛到门槛》,1955

在下面

把家带入遗忘

我们迟缓眼睛的

客人致辞。

把家带着,音节相继,分配给

日盲的骰子,在那只

游戏的手抓起后,巨大,

醒着。

而我谈论的多余:

堆积出小小的

水晶,在你沉默的服饰里。

花(注)

石头。

这空中的,我紧随的石头。你的眼瞳,石头般盲目。

我们曾是手,我们挖空黑暗,发现那个使夏天攀援而来的词:花。

花——一个盲词。你的和我的眼:它们照看流水。

生长。心墙靠着心墙叶片迸生。

另一个词也如此,铁锤们将在旷野抡舞。

注:1957年早春,策兰20个月的儿子埃里克说出第一个法文词“fleur”(花),策兰因此写下了该诗。最初诗题为“fleur”,后改为德语“Blume”(花)。

——以上选自《言语栅栏》,1959

带着酒和丧失

带着酒和丧失,带着

这两者的残余:

我驰过了雪,你听到了吗,

我骑着上帝远——我骑着上帝

近,他唱,这是

我们最后的骑驰,越过

人类的圈栏。

他们躲闪当他们听见

我们越过他们的头顶,他们

写下,他们

在我们的马嘶声中

用他们带插图的行话

撒谎。

哑默的秋之气息

哑默的秋之气息。这雏菊,未摘的,曾走在

家乡与深谷之间,在你的记忆里。 一个陌生的遗失曾是伸手在即的赠礼,几乎你将拥有生命。

安息日

在一条线上,在

那唯一的

线上,在那上面

你纺着——被它

绕着纺进

自由,绕着

纺进束缚。

巨硕的

纺锤站立

进入荒地,树林:来自于

地下,一道光

编入空气的

垫席,而你摆出餐具,为那些

空椅子,和它们

安息日的光辉——

在屈身之中。

我砍来了竹子

我砍来了竹子:

为你,我的儿子。

我已活过。

这间小屋明天

将被拆散,它现在

挺立。

我不曾参与建造:你

不会知道,以怎样的容器

我使沙子围绕着我,在那时,

依照命令与戒律。而你的家

来自旷野——它一直

敞开着。

竹茎会在这里扎根,明天

将依然挺立,无论你去哪里

它的魂灵都会与你无拘地

嬉戏。

那里是词

那里是词,未死的词,坠入:

我额头后面的天国之峡谷,

走过去,被唾沫和废物引领,

那伴随我生活的七枝星花。

夜房里的韵律,粪肥的呼吸,

为意象奴役的眼睛——

但是:还有正直的沉默,一方石头,

避开了恶魔之梯。

——以上选自《无人玫瑰》,1963

你可以

你可以充满信心地

用雪来款待我:

每当我与桑树并肩

缓缓穿过夏季,

它最嫩的叶片

尖叫。

在这未来北方的河流里

在这未来北方的河流里

我撒下一张网,那是你

犹豫地为它加重

以被石头写下的

阴影。

淤泥渗出

淤泥渗出,之后

岸草沉寂。

还有一道水闸。在

树瘤塔上,

你,浸透了咸味

流入。

在你面前,在

巨大的划行的孢子囊里,

仿佛词语在那里喘气,

一道光影收割。

你,这从嘴唇采来的

你,这从嘴唇采来的

头发,和眩目的

酣睡混在一起:

以细线恰好穿过

歌唱的灰烬针的

金耳。

你,这从咽喉撕出的

词结,以一种

光,

被针和头发穿过,

在行进,行进。

你的逆转,连续地,围着

七个指头的——

吻手,在那

幸福的背后。

以歌的桅杆驶向大地(注)

以歌的桅杆驶向大地

天国的残骸航行。

进入这支木头歌里

你用牙齿紧紧咬住。

你是那系紧歌声的

三角旗。

注:对策兰这首诗,伽达默尔这样解读:“它从一开始就转变成另外一种事故。它是天国里的船只失事”,因而诗人要“进入这支木头歌里”“人类存在,是一种要以每一阵最后的力气把握住希望的存在。”

——以上选自《换气》1967

(选自《灰烬的光辉:保罗·策兰诗选》,王家新 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21年1月,注释有删减和处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arfax.net/shige/1689.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