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心灵,中外经典诗歌十二首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叶芝 罗伯特·弗罗斯特 余光中 林徽音 废名 卞之琳 冯文柄 郑愁予 冯至 何其芳 戴望舒 徐志摩

在这些作品面前,你能体会到什么是高山仰止,以及人类真挚而美好的情感。无论你是否喜欢诗歌,但只要你以中文为母语,这些作品就值得你认真阅读。

任何精彩的语言在这些作品面前都会变得苍白无力,我只有强烈的推荐:

第一首,世界名诗 叶芝的《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思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者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世上的爱情诗很多,然而让能把爱情描写得如此感人肺腑的却很少,这是我认为最好的一首爱情诗。二十三岁时,这位有着浓厚宗教般情怀的爱尔兰诗人 ,邂逅了爱尔兰爱国主义者,美丽的女演员茅德·冈,时年她二十二岁,并对她一见钟情,叶芝这样描绘他第一次见到茅德·冈的情形;“她伫立窗畔,身旁盛开着一大团苹果花;她光彩夺目,仿佛自身就是洒满了阳光的花瓣,”从此对她痴心一生。这首诗就是叶芝写给茅德·冈大量诗作中的一首。遗憾的是,诗人终其一生的情感追求并没能得到回报,诗人就在一生遥遥无爱的爱情中之一直吟唱着一首坚定寂寞的爱情诗歌。

深入心灵,中外经典诗歌十二首

第二首 罗伯特·­弗罗斯特的《未选择的路》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 直到它消失在丛林深处。

但我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它荒草萋萋, 十分幽寂,显得更诱人,更美丽;

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虽然那天清晨落叶满地,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 呵,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

但我知道路径绵延无尽头,恐怕我难以再回返

也许多年后在某个地方哦,我将轻声叹息将往事回顾: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第一次看到这首诗是在好多年前,之后一直特别喜欢它,我长久地被它感动着,它是我最喜欢的诗。罗伯特·弗罗斯特是美国二十世纪最杰出最受欢迎的的诗人,他的诗语言质朴无华,含义隽永,曾出版多部诗集。这是一首哲理抒情诗,诗人运用象征的手法,具体形象,全诗表面平易实则蕴含深邃的哲理,看似倾诉个人经历实则表达人们的共同感受。诗人选择人们司空见惯的林中岔道,来阐述如何抉择人生道路这一人生哲理,带给人思考。

深入心灵,中外经典诗歌十二首

第三首,余光中的《等你, 在雨中》

等你, 在雨中, 在造虹的雨中

蝉声沉落, 蛙声升起

一池的红莲如红焰, 在雨中

你来不来都一样, 竟感觉 每朵莲都像你

尤其隔着黄昏, 隔着这样的细雨

永恒, 刹那, 刹那, 永恒

等你, 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内, 等你,

在刹那, 在永恒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里,

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

我会说, 小情人

诺, 这只手应该采莲, 在吴宫

这只手应该 摇一柄桂浆, 在木兰舟中

一颗星悬在科学馆的飞檐

耳坠子一般的悬着

瑞士表说都七点了忽然你走来

步雨后的红等你莲,

翩翩, 你走来 像一首小令

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

从姜白石的词里, 有韵地, 你走来 。 ­   ­

这首诗可­称余光中爱情诗歌的代表作,语言清丽,声韵婉转,具有东方古典美的空灵境界。诗名曰;”等你”,却全诗只字未提”等你”的焦急和无奈 ,而是别出心裁地状写“等你”的幻觉和美感。黄昏将至,细雨蒙蒙,彩虹飞架,红莲如火。正因为你在我心中深埋,所以让人伤感的昏才显得这般如诗如画。终于,等待中的美人如红莲幻化而出,”摇一柄桂桨,在木兰舟中”,妩媚动人,如若天仙,诗人忘了时间。此诗运用独白和象征的手法,把现代人的感情与古典美揉和在一起,,使诗达到了相当清纯精致的境界,读起来特别有味道。

深入心灵,中外经典诗歌十二首

第四首,林徽音的《笑》。   

笑的是她的眼睛,

口唇, 和唇边浑圆的漩涡。

艳丽如同露珠,

朵朵的笑向 贝齿的闪光里躲。

那是笑——神的笑,美的笑:

水的映影,风的轻歌。

笑的是她惺松的鬈发,

散乱的挨着她耳朵。

轻软如同花影,

痒痒的甜蜜 涌进了你的心窝。

那是笑——诗的笑,画的笑:

云的留痕,浪的柔波。   

一代才女林徽因集美貌、才华、气质于一体,代表作《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据说徐志摩就是因为爱慕这位才女才开始写诗的,不过,林徽音最后却选择了梁思成,后来很多人知道这个名字也是因为这个典故。我想一个能写出这样作品的名字是不需要借助典故来记忆的。   ­        

第五首,废名的《星》。   

深入心灵,中外经典诗歌十二首

满天的星, 颗颗说是永远的春花。

东墙上海棠花影, 簇簇说是永远的秋月。

清晨醒来是冬夜梦中的事了。

昨夜夜半的星, 清洁真如明丽的网,

疏而不失, 春花秋月也都是的, 子非鱼安知鱼。

冯文柄把他酷爱的老庄融入诗中,作品中到处流淌着思想。那些所谓的哲理诗和他相比,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   ­

深入心灵,中外经典诗歌十二首

第六首,卞之琳的《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在所有以断章为题的作品中,这个是最有名的了。不过,很多权威评论家的解释却是作者本人不能苟同的。  

深入心灵,中外经典诗歌十二首

  ­

第七首,郑愁予的《错误》。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蛰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也许这个错误不只是对窗内人说的,对过客来说也一样,因为窗内人等的并不是他。郑愁予的诗很多都值得阅读,尤其是《情妇》。  

深入心灵,中外经典诗歌十二首

      

第八首,闻一多的《死水》。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绣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飘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们笑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也只有这样性格的人才能写出这样的作品。  

深入心灵,中外经典诗歌十二首

     

第九首,冯至的《蛇》。   

我的寂寞是一条长蛇, 冰冷地没有言语--- 姑娘,

你万一梦到它时, 千万啊,莫要悚惧!

它是我忠诚的侣伴, 心里害着热烈的乡思:

它在想着那茂密的草原, 你头上的,浓郁的乌丝。

它月光一般轻轻地, 从你那儿潜潜走过;

为我把你的梦境衔了来, 像一只绯红的花朵。

   冯至被鲁迅称为“中国最为杰出的抒情诗人,也只有他能写出这样作品。他的《南方的夜》也好到让人无话可说。

深入心灵,中外经典诗歌十二首

     ­   

第十首,何其芳的《预言》。   

这一个心跳的日子终於来临。

你夜的叹息似的渐近的足音

我听得清不是林叶和夜风的私语,

麋鹿+驰+过苔径细碎的蹄声。

告诉我,用你银铃的歌声告诉我

你是不是预言中的年轻的神?

你一定来自温郁的南方,

告诉我那儿的月色,那儿的日光,

告诉我春风是怎样吹开百花,

燕子是怎样痴恋著绿杨。

我将合眼睡在你如梦的歌声里,

那温暖我似乎记得,

又似乎遗忘。

请停下,停下你疲倦的奔波,

进来,这儿有虎皮的褥你坐,

让我烧起每一个秋天拾来的落叶,

听我低低唱起我自己的歌。

那歌声将火光一样沉郁又高扬,

火光一样将我的一生诉说。

不要前行,前面是无边的森林,

古老的树现著野兽身上的斑文,

半生半死的藤蟒一样交缠著,

密叶里漏不下一颗星星。

你将怯怯地不敢放下第二步,

当你听到第一步空寥的回声。

一定要走吗,请等我与你同行,

我的足知道每条平安的路径,

我可以不停地唱著忘倦的歌,

再给你,再给你手的温存。

当夜的浓黑遮断了我们,

你可以转眼地望著我的眼睛。

我激动的歌声你竟不听,

你的足竟不为我的颤抖暂停,

像静穆的微风飘过这黄昏里,

消失了,消失了你骄傲的足音……

呵,你终於如预言所说的无语而来

无语而去了吗,

年轻的神?

   语言华丽的极致是什么?我想这个就是。当然还有他的《梦歌》、《花环》。

深入心灵,中外经典诗歌十二首

    

第十一首,戴望舒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行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默默地走近走近,

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个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消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

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开新诗节律之先河,也是新诗中的第一经典之作。他的作品,好的很多,有兴趣找来看看吧。

深入心灵,中外经典诗歌十二首

    第十二首,徐志摩的《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首诗大家比较熟悉。徐 志摩,新月派代表诗人,爱,美,自由,是这位旷世奇才单纯的人生信仰。”我于茫茫人海中寻找我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深入心灵,中外经典诗歌十二首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arfax.net/guowaishige/2029.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