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请阅读叙利亚诗人的名诗《祖国》,你会对祖国有更深沉的爱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寄情文学,阅读人生,用清白之眼、草木之身、慈悲之心体悟生命中的明亮与阴影。亲爱的朋友,你好!欢迎热爱文学、热爱诗歌、热爱生活的你来到《亮影文学》,并阅读《亮影文学》推出的系列读诗文章。让我们一同放眼世界文学、品读经典诗歌。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著名的《祖国》,以及对这首诗歌的解读与感悟。

《祖国》

.

作者:阿多尼斯(叙利亚)

译者:韦白

.

向凋谢于忧郁的面具下的脸,

我鞠躬。

向我忘却了泪水的道路,

向死去的、绿如云朵

脸上高悬着一片帆的父亲,

我鞠躬

向为了祈祷并擦亮皮鞋

(在我的国家,我们全都祈祷

并擦亮皮鞋)而被卖掉的一个孩子,

向我将饥饿刻于其上的岩石

它们是滚动在我眼皮下的

闪电和雨,

向一座我在流浪中带走了泥土的房间,

我鞠躬。

所有这些是我的祖国

而不是大马士革。

今天,请阅读叙利亚诗人的名诗《祖国》,你会对祖国有更深沉的爱

作者简介:阿多尼斯(1930— ),原名阿里·艾哈迈德·赛义德·阿斯巴,叙利亚诗人。1955年因参与叙利亚社会民族主义党的活动而被判入狱6个月。1956年出狱后迁居黎巴嫩。1980年,为避开黎巴嫩内战而移民巴黎。之后,他改用了一个西式名字,即阿多尼斯。阿多尼斯是一位作品等身的诗人、思想家、文学理论家、翻译家、画家,其诗歌被称为“当代阿拉伯人的文献”,他也被称为“当代阿拉伯诗歌先驱”。获奖无数,主要有:布鲁塞尔文学奖、土耳其希克梅特文学奖、马其顿金冠诗歌奖、阿联酋苏尔坦·阿维斯诗歌奖、德国的歌德奖、法国的让·马里奥外国文学奖和马克斯·雅各布外国图书奖、意大利的诺尼诺诗歌奖和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等国际大奖。近年来成为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

今天,请阅读叙利亚诗人的名诗《祖国》,你会对祖国有更深沉的爱
  • 阿多尼斯的生平简要

阿多尼斯出生在叙利亚一个叫做卡萨宾的海滨乡村,从小时候开始诗歌创作。1947年有幸进入大马士革大学学习。1955年,他因曾参与叙利亚社会民族主义党的活动而被判入狱6个月。1956年出狱后他迁居黎巴嫩贝鲁特,曾创办《诗歌》、《立场》等文学刊物,对阿拉伯现代诗歌的发展产生过重大影响。1960年,阿多尼斯前往法国巴黎留学。1970年回到黎巴嫩,在黎巴嫩大学教授阿拉伯文学,并获该校文学博士。1980年,他为了避开黎巴嫩内战的战火而移民巴黎,这位对伊斯兰有着不同见解的人士不为他的同胞所容,被迫离开故土。之后,他改用了一个西式名字:阿多尼斯。现在他是巴黎大学的一名教授。

今天,请阅读叙利亚诗人的名诗《祖国》,你会对祖国有更深沉的爱
今天,请阅读叙利亚诗人的名诗《祖国》,你会对祖国有更深沉的爱
  • 阿多尼斯的创作特点

阿多尼斯是当代最杰出的阿拉伯诗人、思想家,在世界诗坛享有盛誉。他的作品总是态度鲜明地捍卫自由,反抗宗教给出的绝对真理,为故土蒙受的苦难与民族的落后而愤慨。这一点,与中国的鲁迅先生有些相似。然而,尽管其有关诗歌革新与现代化的见解影响深远,阿多尼斯却不为阿拉伯的同胞所容,与此同时,他也不得不面对来自西方的批评与排挤。所以他选择做一名“双重批判者”——批判西方社会的同时,也对阿拉伯社会的弊端进行批判。他的诗歌从不停留在对小情小爱、小感小觉的自言自语上,而是将视角投放于人的自由、历史的追索、民族与社会的发展等宏大命题上。阿多尼斯精通法语,也常年居住在法国巴黎,但是他一生都是在用母语写作,他曾说阿拉伯语才是他的祖国。对于这个“流亡诗人”来说,祖国早已不是地理意义上的祖国,而是精神层面上的祖国。他也曾说,诗歌是他携带在身上的祖国。

今天,请阅读叙利亚诗人的名诗《祖国》,你会对祖国有更深沉的爱
  • 对这首名作《祖国》的解读

这首诗是沉重的。诗人用了“凋谢”、“忧郁”、“泪水”、“忘却”、“死去”、“被卖掉”、“饥饿”、“流浪”等一系列灰色的词语,来形容“脸”、“道路”、“父亲”、“孩子”、“岩石”、“房间”等,目的就是尽可能展现出一个真实的祖国(叙利亚)。同时,诗人重复用一句“我鞠躬”来表达对祖国的所有事物的复杂情感,这是一个身处于异国他乡的游子对故国最深切也最无奈的表达。在这首诗的最后,诗人沉痛地写道:“所有这些是我的祖国/而不是大马士革。”众所周知,大马士革是叙利亚的首都,是政治中心,但因为各种历史及现实的原因,大马士革成为斗争的代名词。诗人其实并不愿意回首他年轻时在这里遭受的苦难,但是又无法避开他作为一名叙利亚人的事实,所以才在这首诗的结尾写出了这样一句看似具有歧义,实则具有强烈情感冲击力的诗句。这句诗,就是阿多尼斯对于“祖国”复杂态度的简单表示:他承认叙利亚的所有事物皆是他祖国的一部分,但是他不承认叙利亚是他的祖国。对于阿多尼斯来说,祖国其实并没有那么遥远,一直在他的脑海中,但是祖国又是难以企及的遥远。即便他大半生都生活在异国,但他又无法将叙利亚以外的任何国家当作是自己的祖国,于是他做出最终的选择:他的祖国是阿拉伯语,而不是叙利亚。将情感寄托于母语,这恐怕是作为一名“流亡诗人”最折中也最符合他现实状态的选择。这个选择在阿多尼斯的许多诗歌中都有过阐述,比如《对话》一诗中的:

我既不选择上帝也不选择撒旦。

每一个都是一堵墙,

每一个都让我闭起双眼。

为什么要让一堵墙代替另一堵墙呢?

再比如他著名的《风的君王》一诗中的:

我在词语里诞生,

在早晨的旌旗下召集蝴蝶,

培育果实;

我和雨滴

在云朵和它的摇铃里、在海洋过夜。

我向星辰下令,我停泊瞩望,

我让自己登基,

做风的君王。

今天,请阅读叙利亚诗人的名诗《祖国》,你会对祖国有更深沉的爱
  • 结语

阿多尼斯的一生经历了严酷与黑暗,也经历了流亡与自由,他最终将“祖国”定义为阿拉伯语。他的选择没有任何人有权利赞扬或者批评,他一生的经历只有他自己可以总结。在今天这样特殊的日子里,回想我们国家百年来经历的风风雨雨,我们心中难免五味杂陈、百感交集。但是历史在进步,国家在进步,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与国家综合实力的提升是毋庸置疑的。因此,我们每一个中国人,在为美好明天奋斗的同时,更不能忘记我们国家曾经经历的伤痛,我们对于祖国的爱应该是广博与深沉的。因为从历史经历与发展现状来看,我们可以通过阿多尼斯的一句名诗来概括我们伟大祖国的昨天与今日,那就是:“世界让我遍体鳞伤,但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

今天,请阅读叙利亚诗人的名诗《祖国》,你会对祖国有更深沉的爱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arfax.net/guowaishige/1671.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