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诗歌┃洛尔娜·克罗齐:那样的沉重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那样的沉重

外国诗歌┃洛尔娜·克罗齐:那样的沉重

  • 基弗(Anselm Kiefer, 1945 – )作品

那样的沉重

  • 洛尔娜·克罗齐
  • 阿九 译
外国诗歌┃洛尔娜·克罗齐:那样的沉重

今天早晨,加在每件事物上的沉重,即便是乌鸦也很难

托起它们翅膀上的空气。日光

很重,枝间的风很重,那

一个念头与下一个念头间的沉默也是。

那是一种在陌生的房子里

长长的午睡之后的感觉。

记得小时候,每个事物都是

坚实而陌生的,让你出神,

一个人呆在那里,又不像是在人间。看着

乌鸦的翅膀举起又放下,

我想起了你,想你会不会在另一个房间

另一张床上午后长睡。

外国诗歌┃洛尔娜·克罗齐:那样的沉重

我还记得你说的那个你

用弹丸气枪一次次射向

那只田鼠的故事,

你冷漠而年轻,毫无悔意。

那只田鼠吞下了那么多弹丸

再也跑不动了,只能拖着肚子

在草地上移动。那样的沉重。

你心里明白的那一种,它小小的内腔

灌满了铅。

外国诗歌┃洛尔娜·克罗齐:那样的沉重

洛尔娜·克罗齐(Lorna Crozier,1948— )生于加拿大萨斯卡川省的激流城, 诗集《鹰的发明》(Inventing the Hawk)荣获1992年总督奖,此外还获得过加拿大作家协会奖等荣誉,被称为加拿大诗歌的标志人物之一,《加拿大书评》则称她为“英语世界最具原创性的现役诗人”。2009年入选加拿大皇家学院。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arfax.net/guowaishige/1666.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